“方法是从网上学的”学姐21天多次霸凌他人 有受害者又成施暴者

时间:2024-05-18 11:11:23 来源:黯然伤神网

小马的从网成施手背、手心、上学受害胸部等多处被烫伤

  2024年3月17日,学多次一场事关校园霸凌的姐天沟通协调会在湖南省绥宁县进行。这场协调会由绥宁县教育局、霸凌暴绥宁县寨市学校及部分孩子遭霸凌的从网成施家长代表组成。绥宁县教育局副局长黄海珠在会前给受霸凌孩子家长马先生献了束鲜花和一份小礼品,上学受害委托他送给他女儿。学多次“发生这样的姐天事情,我们感到非常震惊!霸凌暴”黄海珠说。从网成施

  2021年,上学受害寨市学校九月开学不久,学多次在405寝室接连发生了三起严重的姐天校园霸凌事件。

  绥宁县公安局出具的霸凌暴多份《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和《不予处罚决定书》显示,当时还不满14周岁的初二学生小杨,带头将另一个寝室的女孩衣服脱光,用烟头和打火机烫烧其手臂及身体多处隐私部位,同时打开微信视频,让朋友“共享”画面……

  2024年3月15日晚,在湖南省新宁县金石镇的外婆家中,小马和她父亲马先生接受了红星新闻采访。令人遗憾是,一些原本是霸凌、侮辱的受害者,最后又变成加害别人的帮凶。

  ——1——

  一场令人战栗的“噩梦”

  她被学姐们扇近60下耳光

  全身多处烫伤

  事情发生在2021年9月29日晚上。马先生清楚记得,当天下午,他到绥宁县寨市学校寻找刚入读初一的女儿小马,想把她转到新宁县就读。“绥宁县是我的家乡,但我常年在新宁县打工,所以想把她转到我身边读书,方便照顾。”马先生说,“没想到当晚就发生这么严重的校园霸凌事件。”

  小马向红星新闻介绍,当晚21时许,宿舍熄灯后,她被一个女生叫到小杨所在的405寝室。在那里,小马遭遇噩梦般的折磨,当时就读初二的小杨等多名学姐不停扇她耳光、左右脸部……

  马先生拿出手机向红星新闻展示小马当时被扇后的照片,记者发现其脸部肿大、扭曲、变形。此刻,原本在一旁倾听的外婆也凑过来看,再次看到外孙女红肿的脸部,外婆又一次止不住地哭了起来。

绥宁山间遍地的油菜花开了,但校园霸凌事件让受害者难以释怀

  马先生给红星新闻提供的多段视频显示,小马被学姐们凌辱的1个多小时内,被扇近60下耳光。“自始至终,我女儿不敢哭喊,忍着剧痛,抿咬嘴唇。”马先生不愿再说下来,因为有更残忍的真相让他至今都难以直视和释怀。

  马先生向红星新闻提供的视频显示,一个阴暗的宿舍床铺上,一帮和小马年纪相仿的女孩中,有负责打开手机电筒,有负责拍摄,有负责扇耳光的,还有逼她脱光全身衣服裤子的,甚至有人拿正燃起的烟头和打火机多次烧烫她……此刻的小马,已被烫得欲哭无泪。

  小马向红星新闻介绍,当晚她在405寝室被凌辱时,曾有宿管员上来查房,但这些信息早被405的舍友掌握。“她们有人望风,看到宿管员,就赶紧拉我到宿舍后方晾晒衣服的地方蹲了起来,等宿管员走,又继续打我。”小马告诉红星新闻,“我不敢喊叫,担心她们更疯狂报复我。”

  就这样,小马当晚被同学凌辱1个多小时。据马先生介绍,事发第二天,女儿没有主动和她提起,是小马一名同学第二天看到她手背有烫起的水泡后,主动告诉班主任老师的。

小马手上的烫伤

  马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老师误以为孩子有自残行为,用打火机烧了自己的手,第二天他接到电话后赶去学校,在药店买了点药给女儿擦,同时把她带回家休息。

  这期间,女儿不仅没敢告诉老师,也没敢告诉父亲真相。“这手背烫起的大水泡是她们用打火机烫伤的,我当时害怕报复不敢讲。”小马事后说。

  因小马手上有被烫伤的水泡,马先生让大女儿晚上帮小马洗澡,但姐姐在帮妹妹洗澡时,吓了一跳:妹妹全身多处烫伤!

  在家人催问下,当时12岁的小马才把自己被凌辱的真相告诉家人。随后,她舅舅、舅妈以及父亲等人前往学校反映情况。

  当时,在寨市学校教学楼前的一棵树下,一帮学生边埋头看手机,边说说笑笑,小马的舅妈凑过去一看,吓一跳:视频中有个正被凌辱的小女孩正是小马!

  家长赶紧汇报学校,收缴相关手机和视频,同时建议学校报警处理。

  ——2——

  一个不容忽视的“渠道”

  施暴方法是从网上学的

  有受害者转身又参与霸凌他人

  随着警方介入调查,真相让学校老师和教育局也难以置信,时任校长和政教处相关领导也受到了免职等处罚。

  2021年12月30日,绥宁县公安局对当晚参与霸凌小马的7名同学作出行政处罚或不予处罚的决定书。决定书显示,在这起校园霸凌事件中,出生于2007年11月的小杨被警方定性为多起霸凌事件的组织者,但由于案发时,她未满十四周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二条之规定,决定不予处罚。

  这份由绥宁县公安局出具的《不予处罚决定书》绥公(寨)不决字【2021】第0008号文书显示,2021年9月29日21时许,在寨市学校405寝室,小杨以看不惯小马跟其“兄弟”阿亮(关系好,非亲属)谈男女朋友时,还和其他男同学写情书为由,组织小洁、小戴、小雷、小龙、小张、小姜对她轮流扇耳光、用烟头烫、用打火机烧、脱光衣服等方式对小马故意伤害、侮辱,导致小马身体多个部位受伤,并对伤害侮辱过程用手机录像,持续时间达1个多小时。”

警方对小杨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小马告诉红星新闻,她认识阿亮,但没和阿亮谈恋爱,“我入学才1个月”。

  调查还发现,小马不是唯一受害者。在2021年9月9日、2021年9月26日,同样发生两起令人震惊的校园霸凌案件,3起霸凌事件前后仅21天。

  据绥宁警方披露,同样是小杨所在的寨市学校405寝室,2021年9月9日,小杨曾组织小洁、小张和小姜等3人对小龙进行校园霸凌。绥宁警方调查显示,小杨等4人对小龙的霸凌内容包括:轮流扇耳光、逼迫小龙脱光衣服……打开微信视频给朋友看裸体视频的方式,对小龙进行殴打、侮辱,并对殴打、侮辱过程用手机录像,持续时间达1个多小时。

  警方出具的《决定书》还显示,小杨所以组织同学对小龙“下手”,理由竟是:“看不惯”小龙,“听说”小龙骂过她、说她坏话。

  比这更荒唐的理由是:小杨“想打人”。多份《决定书》显示,2021年9月26日,在寨市学校405寝室内,小杨以“想打人”为由,组织小卿、小洁、小陈、小婷、小姜对小张进行伤害和侮辱。

小马手心的烫伤

  接受警方问询时,小杨坦言,她的欺凌方法是从网上学到的。这点,在绥宁县公安局对她出具的绥公(寨)不决字【2021】第0008号《不予处罚决定书》也有提及。

  “更令人遗憾是,一些原本是小杨霸凌、侮辱的受害者,最后却变成加害别人的帮凶。”马先生委托律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红星新闻拿到多份绥宁警方的《决定书》显示,2021年9月29日对小马进行霸凌侮辱的7名学生中,小龙、小张此前分别在2021年9月9日和2021年9月26日,先后遭到小杨及其追随者的霸凌和侮辱,但随后,她们都转身加入到对小马及她人更严重的霸凌和侮辱行为中去。

  开学一周多后,小张就曾加入到小杨组织的霸凌活动中去,即2021年9月9日,她追随小杨侮辱小龙。本以为自己已成为“小杨的人”,但半个月后,即2021年9月26日,小杨以“想打人”为由,竟组织5个同学对小张进行凌辱。但小张在自身被凌辱3天后,即2021年9月29日,又参与到对小马进行的凌辱行动中。

  据红星新闻了解到,这三起霸凌事件中,霸凌者共涉及10名女生,有3名学生全部参与了三起霸凌事件,有1名参与两起,有6名参与其中的一起。10名霸凌者中,有两名既是受害者,也是施害者。

  ——3——

  一个发人深省的“反思”

  曾获过不少奖的孩子

  为何会成为霸凌者

  正如绥宁县教育局副局长黄海珠提及的那样,大家对此“很震惊”,特别是这事发生在以未满十四周岁孩子为主的群体身上。“尽管这是偶发事件,但也引发我们思考,现在的孩子为什么会这样?”绥宁县教育局副局长黄海珠表示,特别是发生在绥宁南部这样传统看来比较淳朴的区域。

  对小马的霸凌活动中,涉及霸凌者的人数最多,达7人,这其中只有1名,即小洁年满十四周岁,但未满十六周岁。小洁也因此是所有霸凌者中,唯一受到行政拘留处罚的,但因其未满十六周岁决定不予执行行政拘留决定。不过,小洁因此受到500元罚款的处罚。

  红星新闻连日来走访发现,尽管这些孩子大都出生在绥宁县各乡镇偏远村寨里,但出生不久,特别是上初中后,孩子基本随父母亲(主要是母亲,父亲多在外打工)到镇上或县城就读,由母亲在乡镇或县城学校附近租房陪读。

小杨家所在的村庄

  小杨的爷爷告诉红星新闻,去年7月,他爱人去世。去世前,她患肺癌近3年,这几乎花光家里全部积蓄。小杨的爷爷说,妻子吃药一直吃了快3年,家里开支主要靠小杨的父亲在外干苦力维持,但去年他在作业时,一只眼睛被弄瞎了。

  小杨的父亲阿辉在福建省泉州市一家石材厂上班,2024年3月16日晚,他告诉红星新闻,瞎掉的左眼是因厂里正在运转的模具突然烂碎,他被甩出的机器碎片砸到了眼睛,为此,他在当地医院住院20多天,但左眼还是没能治好。

  此外,他因胆结石去年在老家住院近1个月时间。提及小杨,阿辉告诉红星新闻:“2021年出事几个月后,就没再读书了,现在在跟别人学美甲等技术,否则,她以后怎么谋生?”

  “对过去的做法,她也后悔了,但没办法,人终究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阿辉说,“我和妻子也离婚了,但一大家子还需要我付出,我不出来打工能,怎么办?”

  另一名霸凌者小戴的父亲告诉红星新闻:“事后,我问我女儿,为什么要去欺负同学,她说如果不参与就被小杨她们威胁打她,只好参与了。”小戴的父亲目前在长沙干苦力,一个月有3000多块钱,平时租住在城郊。在和记者通话时,电话那头传来了不止的狗叫声。

  小杨的爷爷现年70岁,曾在村里当过3届村委委员,他告诉红星新闻,小杨尽管有妈妈陪读,但有时,他还需在家炒个菜,然后骑着摩托车送到镇上,之后在镇上的大排档花2块钱买一份白米饭,给孩子就着家常菜吃,“有时,她一个人在租住地睡觉。”

  在寨市学校闹出这么大的事,这是小杨的爷爷完全没想到的,他说:“小杨小时候很懂事,学习不错,获得各种各样奖项,没想到发生这事。”

  小杨的老家在绥宁县寨市乡下寨村的一个山坡上。2024年3月16日,在不断盘绕着的半山腰上,红星新闻来到这栋位于半山腰的木屋,门口白纸黑字贴着副对联:一生做好事,千古留美名。堂屋正中,是位奶奶模样的黑白照片。

小杨就读小学时,曾获得不少奖状

  在小杨老家,红星新闻记者看到,屋内墙板上贴满小杨各种各样荣誉和奖状。诸如,寨市片区三年级作文比赛二等奖、2015年期中考试全班第一、2016年上学期考试班级第二名,以及校园演讲比赛第一名、文明安全标兵……但如今,这满屋的奖状,早已蒙灰、褪色。

  “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也感到非常惭愧。”2024年3月16日晚,参与霸凌的小姜的爷爷告诉红星新闻,以前,在联丰小学就读时,孙女很听话,成绩也不错,不知怎就变了。

  不过,经此事后,他们非常注重孩子成长。目前,小姜已转学到长沙就读,但每个星期,孩子父母以及他本人,都会和小姜通话、问候,传达关心。“听老师说,她现在进步很大,也听话了,成绩也提高了,还拿了奖。”小姜的爷爷说。

  遗憾的是,小马的精神状态依旧不是很好。目前,小马在新宁县一所中学就读。平时,她总低着头,不说话,好像一个一直做错事,而且还沉浸在自责氛围中的孩子。但事实上,她是不折不扣的受害者。

  2024年3月16日的微信会话中,小马的班主任告诉马先生说:“我们老师和学校领导会对小马关爱有加,会尽最大的努力辅导她、疏导她。”

编辑: 杨丹纠错:171964650@qq.com

  • 昆亭岭隧道左洞贯通!六横公路大桥刷新"进度条"

    昆亭岭隧道左洞贯通!六横公路大桥刷新"进度条"

  • 着戎装 启新程!宁波举行2024年度春季新兵欢送仪式

    着戎装 启新程!宁波举行2024年度春季新兵欢送仪式

  • 水上春耕!宁海长街养殖塘抲蛏忙

    水上春耕!宁海长街养殖塘抲蛏忙

  • 爷爷的书香传承

    爷爷的书香传承

  • 四川甘孜雅江突发山火烟雾飘至70公里外

    四川甘孜雅江突发山火烟雾飘至70公里外

  • 巨无霸“甬舟号”下井 世界最长海底高铁隧道掘进将启

    巨无霸“甬舟号”下井 世界最长海底高铁隧道掘进将启

  • 午睡时听到呼救声 镇海男子顾不上穿鞋子 冲出家门跳河救人

    午睡时听到呼救声 镇海男子顾不上穿鞋子 冲出家门跳河救人

中国宁波网首页 新闻中心首页
  • 梅州通报13岁在校生猥亵女生:女生未受伤 男生被送至专门学校

    梅州通报13岁在校生猥亵女生:女生未受伤 男生被送至专门学校

  • 宁波纳税第一大户“换帅”!镇海炼化集团公司党组调整领导班子

    宁波纳税第一大户“换帅”!镇海炼化集团公司党组调整领导班子

  • 学校、历史街区……北仑这个片区城市更新全面启动

    学校、历史街区……北仑这个片区城市更新全面启动

  • 老板失联 熊猫不走蛋糕宁波多家门店已暂停营业
  • 东部战区海军直接选拔招录普通高等学校应届...
  •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上新 林剑成为外交部第34任...
  • 2024年2月宁波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
  • 娃娃机玩偶可能含一级致癌物?调查:55台机器...

扫一扫,中国宁波网装进手机

中国宁波网手机版

微信公众号

本地看点
  • 宁波地产肉制品检查未发现"槽头肉"
  • 宁波"交通健康指数"在全国同类中排名第一
  • 宁德概念爆发!宁波这家公司能"借风起飞"吗
  • 宁波高新区人才住房即将开放申请
  • 从旧厂房到青年"聚场" 66岁的永丰布厂焕新
  • 着戎装 启新程!宁波举行春季新兵欢送仪式
明州论坛/甬城晨笔
  • “老实”要再夯一层
  • 实事求是永不过时
  • 办好民生实事
  • 实话常在吐槽中
  • “夺冠”秘诀是创新
  • “云端植树”为城市添新绿
  • 擦亮信用宁波“金字招牌”
  • 解决外籍人员“支付难”不是小事
  • 某商家的脸

    某商家的脸

  • 报喜

    报喜

茶座/文摘
  • 胡建新:屋漏·知漏·止漏
  • 吴启钱:高人与贵人
  • 桂晓燕:杏林春暖左公柳
  • 桂晓燕:铜锣响,脚底痒
  • 都阳:以人口高质量发展培育新质生产力
  • 李坤睿:推动党史学习教育常态化长效化
  • 阴 冰:以务实之举纠治形式主义顽疾
  • 黄奇帆:新质生产力制造业的方向

中国宁波网(宁波甬派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C)

Copyright(C) 2001-2024 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1850000 举报邮箱:nb81850@qq.com

看天下 看宁波

“方法是从网上学的”学姐21天多次霸凌他人 有受害者又成施暴者

稿源: 红星新闻 2024-03-19 09:19:00

小马的手背、手心、胸部等多处被烫伤

  2024年3月17日,一场事关校园霸凌的沟通协调会在湖南省绥宁县进行。这场协调会由绥宁县教育局、绥宁县寨市学校及部分孩子遭霸凌的家长代表组成。绥宁县教育局副局长黄海珠在会前给受霸凌孩子家长马先生献了束鲜花和一份小礼品,委托他送给他女儿。“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感到非常震惊!”黄海珠说。

  2021年,寨市学校九月开学不久,在405寝室接连发生了三起严重的校园霸凌事件。

  绥宁县公安局出具的多份《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和《不予处罚决定书》显示,当时还不满14周岁的初二学生小杨,带头将另一个寝室的女孩衣服脱光,用烟头和打火机烫烧其手臂及身体多处隐私部位,同时打开微信视频,让朋友“共享”画面……

  2024年3月15日晚,在湖南省新宁县金石镇的外婆家中,小马和她父亲马先生接受了红星新闻采访。令人遗憾是,一些原本是霸凌、侮辱的受害者,最后又变成加害别人的帮凶。

  ——1——

  一场令人战栗的“噩梦”

  她被学姐们扇近60下耳光

  全身多处烫伤

  事情发生在2021年9月29日晚上。马先生清楚记得,当天下午,他到绥宁县寨市学校寻找刚入读初一的女儿小马,想把她转到新宁县就读。“绥宁县是我的家乡,但我常年在新宁县打工,所以想把她转到我身边读书,方便照顾。”马先生说,“没想到当晚就发生这么严重的校园霸凌事件。”

  小马向红星新闻介绍,当晚21时许,宿舍熄灯后,她被一个女生叫到小杨所在的405寝室。在那里,小马遭遇噩梦般的折磨,当时就读初二的小杨等多名学姐不停扇她耳光、左右脸部……

  马先生拿出手机向红星新闻展示小马当时被扇后的照片,记者发现其脸部肿大、扭曲、变形。此刻,原本在一旁倾听的外婆也凑过来看,再次看到外孙女红肿的脸部,外婆又一次止不住地哭了起来。

绥宁山间遍地的油菜花开了,但校园霸凌事件让受害者难以释怀

  马先生给红星新闻提供的多段视频显示,小马被学姐们凌辱的1个多小时内,被扇近60下耳光。“自始至终,我女儿不敢哭喊,忍着剧痛,抿咬嘴唇。”马先生不愿再说下来,因为有更残忍的真相让他至今都难以直视和释怀。

  马先生向红星新闻提供的视频显示,一个阴暗的宿舍床铺上,一帮和小马年纪相仿的女孩中,有负责打开手机电筒,有负责拍摄,有负责扇耳光的,还有逼她脱光全身衣服裤子的,甚至有人拿正燃起的烟头和打火机多次烧烫她……此刻的小马,已被烫得欲哭无泪。

  小马向红星新闻介绍,当晚她在405寝室被凌辱时,曾有宿管员上来查房,但这些信息早被405的舍友掌握。“她们有人望风,看到宿管员,就赶紧拉我到宿舍后方晾晒衣服的地方蹲了起来,等宿管员走,又继续打我。”小马告诉红星新闻,“我不敢喊叫,担心她们更疯狂报复我。”

  就这样,小马当晚被同学凌辱1个多小时。据马先生介绍,事发第二天,女儿没有主动和她提起,是小马一名同学第二天看到她手背有烫起的水泡后,主动告诉班主任老师的。

小马手上的烫伤

  马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老师误以为孩子有自残行为,用打火机烧了自己的手,第二天他接到电话后赶去学校,在药店买了点药给女儿擦,同时把她带回家休息。

  这期间,女儿不仅没敢告诉老师,也没敢告诉父亲真相。“这手背烫起的大水泡是她们用打火机烫伤的,我当时害怕报复不敢讲。”小马事后说。

  因小马手上有被烫伤的水泡,马先生让大女儿晚上帮小马洗澡,但姐姐在帮妹妹洗澡时,吓了一跳:妹妹全身多处烫伤!

  在家人催问下,当时12岁的小马才把自己被凌辱的真相告诉家人。随后,她舅舅、舅妈以及父亲等人前往学校反映情况。

  当时,在寨市学校教学楼前的一棵树下,一帮学生边埋头看手机,边说说笑笑,小马的舅妈凑过去一看,吓一跳:视频中有个正被凌辱的小女孩正是小马!

  家长赶紧汇报学校,收缴相关手机和视频,同时建议学校报警处理。

  ——2——

  一个不容忽视的“渠道”

  施暴方法是从网上学的

  有受害者转身又参与霸凌他人

  随着警方介入调查,真相让学校老师和教育局也难以置信,时任校长和政教处相关领导也受到了免职等处罚。

  2021年12月30日,绥宁县公安局对当晚参与霸凌小马的7名同学作出行政处罚或不予处罚的决定书。决定书显示,在这起校园霸凌事件中,出生于2007年11月的小杨被警方定性为多起霸凌事件的组织者,但由于案发时,她未满十四周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二条之规定,决定不予处罚。

  这份由绥宁县公安局出具的《不予处罚决定书》绥公(寨)不决字【2021】第0008号文书显示,2021年9月29日21时许,在寨市学校405寝室,小杨以看不惯小马跟其“兄弟”阿亮(关系好,非亲属)谈男女朋友时,还和其他男同学写情书为由,组织小洁、小戴、小雷、小龙、小张、小姜对她轮流扇耳光、用烟头烫、用打火机烧、脱光衣服等方式对小马故意伤害、侮辱,导致小马身体多个部位受伤,并对伤害侮辱过程用手机录像,持续时间达1个多小时。”

警方对小杨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小马告诉红星新闻,她认识阿亮,但没和阿亮谈恋爱,“我入学才1个月”。

  调查还发现,小马不是唯一受害者。在2021年9月9日、2021年9月26日,同样发生两起令人震惊的校园霸凌案件,3起霸凌事件前后仅21天。

  据绥宁警方披露,同样是小杨所在的寨市学校405寝室,2021年9月9日,小杨曾组织小洁、小张和小姜等3人对小龙进行校园霸凌。绥宁警方调查显示,小杨等4人对小龙的霸凌内容包括:轮流扇耳光、逼迫小龙脱光衣服……打开微信视频给朋友看裸体视频的方式,对小龙进行殴打、侮辱,并对殴打、侮辱过程用手机录像,持续时间达1个多小时。

  警方出具的《决定书》还显示,小杨所以组织同学对小龙“下手”,理由竟是:“看不惯”小龙,“听说”小龙骂过她、说她坏话。

  比这更荒唐的理由是:小杨“想打人”。多份《决定书》显示,2021年9月26日,在寨市学校405寝室内,小杨以“想打人”为由,组织小卿、小洁、小陈、小婷、小姜对小张进行伤害和侮辱。

小马手心的烫伤

  接受警方问询时,小杨坦言,她的欺凌方法是从网上学到的。这点,在绥宁县公安局对她出具的绥公(寨)不决字【2021】第0008号《不予处罚决定书》也有提及。

  “更令人遗憾是,一些原本是小杨霸凌、侮辱的受害者,最后却变成加害别人的帮凶。”马先生委托律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红星新闻拿到多份绥宁警方的《决定书》显示,2021年9月29日对小马进行霸凌侮辱的7名学生中,小龙、小张此前分别在2021年9月9日和2021年9月26日,先后遭到小杨及其追随者的霸凌和侮辱,但随后,她们都转身加入到对小马及她人更严重的霸凌和侮辱行为中去。

  开学一周多后,小张就曾加入到小杨组织的霸凌活动中去,即2021年9月9日,她追随小杨侮辱小龙。本以为自己已成为“小杨的人”,但半个月后,即2021年9月26日,小杨以“想打人”为由,竟组织5个同学对小张进行凌辱。但小张在自身被凌辱3天后,即2021年9月29日,又参与到对小马进行的凌辱行动中。

  据红星新闻了解到,这三起霸凌事件中,霸凌者共涉及10名女生,有3名学生全部参与了三起霸凌事件,有1名参与两起,有6名参与其中的一起。10名霸凌者中,有两名既是受害者,也是施害者。

  ——3——

  一个发人深省的“反思”

  曾获过不少奖的孩子

  为何会成为霸凌者

  正如绥宁县教育局副局长黄海珠提及的那样,大家对此“很震惊”,特别是这事发生在以未满十四周岁孩子为主的群体身上。“尽管这是偶发事件,但也引发我们思考,现在的孩子为什么会这样?”绥宁县教育局副局长黄海珠表示,特别是发生在绥宁南部这样传统看来比较淳朴的区域。

  对小马的霸凌活动中,涉及霸凌者的人数最多,达7人,这其中只有1名,即小洁年满十四周岁,但未满十六周岁。小洁也因此是所有霸凌者中,唯一受到行政拘留处罚的,但因其未满十六周岁决定不予执行行政拘留决定。不过,小洁因此受到500元罚款的处罚。

  红星新闻连日来走访发现,尽管这些孩子大都出生在绥宁县各乡镇偏远村寨里,但出生不久,特别是上初中后,孩子基本随父母亲(主要是母亲,父亲多在外打工)到镇上或县城就读,由母亲在乡镇或县城学校附近租房陪读。

小杨家所在的村庄

  小杨的爷爷告诉红星新闻,去年7月,他爱人去世。去世前,她患肺癌近3年,这几乎花光家里全部积蓄。小杨的爷爷说,妻子吃药一直吃了快3年,家里开支主要靠小杨的父亲在外干苦力维持,但去年他在作业时,一只眼睛被弄瞎了。

  小杨的父亲阿辉在福建省泉州市一家石材厂上班,2024年3月16日晚,他告诉红星新闻,瞎掉的左眼是因厂里正在运转的模具突然烂碎,他被甩出的机器碎片砸到了眼睛,为此,他在当地医院住院20多天,但左眼还是没能治好。

  此外,他因胆结石去年在老家住院近1个月时间。提及小杨,阿辉告诉红星新闻:“2021年出事几个月后,就没再读书了,现在在跟别人学美甲等技术,否则,她以后怎么谋生?”

  “对过去的做法,她也后悔了,但没办法,人终究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阿辉说,“我和妻子也离婚了,但一大家子还需要我付出,我不出来打工能,怎么办?”

  另一名霸凌者小戴的父亲告诉红星新闻:“事后,我问我女儿,为什么要去欺负同学,她说如果不参与就被小杨她们威胁打她,只好参与了。”小戴的父亲目前在长沙干苦力,一个月有3000多块钱,平时租住在城郊。在和记者通话时,电话那头传来了不止的狗叫声。

  小杨的爷爷现年70岁,曾在村里当过3届村委委员,他告诉红星新闻,小杨尽管有妈妈陪读,但有时,他还需在家炒个菜,然后骑着摩托车送到镇上,之后在镇上的大排档花2块钱买一份白米饭,给孩子就着家常菜吃,“有时,她一个人在租住地睡觉。”

  在寨市学校闹出这么大的事,这是小杨的爷爷完全没想到的,他说:“小杨小时候很懂事,学习不错,获得各种各样奖项,没想到发生这事。”

  小杨的老家在绥宁县寨市乡下寨村的一个山坡上。2024年3月16日,在不断盘绕着的半山腰上,红星新闻来到这栋位于半山腰的木屋,门口白纸黑字贴着副对联:一生做好事,千古留美名。堂屋正中,是位奶奶模样的黑白照片。

小杨就读小学时,曾获得不少奖状

  在小杨老家,红星新闻记者看到,屋内墙板上贴满小杨各种各样荣誉和奖状。诸如,寨市片区三年级作文比赛二等奖、2015年期中考试全班第一、2016年上学期考试班级第二名,以及校园演讲比赛第一名、文明安全标兵……但如今,这满屋的奖状,早已蒙灰、褪色。

  “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也感到非常惭愧。”2024年3月16日晚,参与霸凌的小姜的爷爷告诉红星新闻,以前,在联丰小学就读时,孙女很听话,成绩也不错,不知怎就变了。

  不过,经此事后,他们非常注重孩子成长。目前,小姜已转学到长沙就读,但每个星期,孩子父母以及他本人,都会和小姜通话、问候,传达关心。“听老师说,她现在进步很大,也听话了,成绩也提高了,还拿了奖。”小姜的爷爷说。

  遗憾的是,小马的精神状态依旧不是很好。目前,小马在新宁县一所中学就读。平时,她总低着头,不说话,好像一个一直做错事,而且还沉浸在自责氛围中的孩子。但事实上,她是不折不扣的受害者。

  2024年3月16日的微信会话中,小马的班主任告诉马先生说:“我们老师和学校领导会对小马关爱有加,会尽最大的努力辅导她、疏导她。”

编辑: 杨丹

纠错:171964650@qq.com

推荐内容